課綱微調為何會變成一個如此大的議題,大到連許多高中生都認為他們需要站出來為之奮戰到底,大到可以違法,大到因而與父母反目,甚至大到可以犧牲性命而在所不惜。

到這裡,有人可能會說我說的是廢話,因為我們現在不就是選了折衷這個選項嗎?不,我認為不是!我信貸們現在是在獨立與統一之間徘徊不前,就像是一個在一壘與二壘之間來回奔跑的跑者。因為我們的教練團還在爭執,有的認為應該跑向二壘,有的認為要退回一壘。

負向願景沒有辦法帶我們走出困境

台灣的出路之議題牽涉很廣,其中兩岸的議題絕對是最關鍵的。我認為大家看不到兩岸議題如何解決,就是因為不管執政黨或反對黨,給人民的都是「負向願景」。

針對兩岸議題以及台灣的定位,國民黨告訴人民的願景是「不統、不獨、不武」,民進黨告訴人民的願景是「維持現狀」,這些都是負向的願景。

我認為關鍵的原因在於台灣的年輕人看不到未來、找不到出路。

*作者以自由工作者身份從事「領導人教練」之工作

太陽花運動也是一樣,不要這、不要那;這不好、那也不好。現在一年過去了,當初兩黨同意的,儘速審查的監督條例現在在哪裡?當初拋頭顱灑熱血,不管社會付出什麼代價,也要爭取監督條例立法的學生,現在在哪裡?

都比「不統、不獨、不武」好

更糟糕的是,這些教練不用白話跟跑者說:「衝向二壘!」或「衝回一壘!」。他們高喊的是:「往右跑」、「往左跑」、「往東跑」、「往西跑」,有些還用英語甚至用俄語發音,把跑者搞得昏頭轉向,白做虛功。

從主觀的喜好來說,我個人會先選獨立,因為我喜歡台灣現在的政治體制,以及台灣人民奮鬥多年所創造出來的種種環境。但我知道從客觀形勢來說,這幾乎是不可能的。道理很簡單,大陸不會放過我們,國際社會也不會支持我們獨立,而偏偏我們就是有個大陸這親戚,我們不想認他,他卻拼命要認我們。其次,我當然也不想現在就統一,因為我絕對不能接受大陸當前的專制體制。所以我剩下的選擇就是在獨立與統一之間的折衷選項。

再看細一點,課綱微調的爭議之背後離不開統獨之爭,統獨之爭的背後離不開國家的定位與願景。如果一個國家的人民(或任何一個團體的成員)不清楚自己國家的定位與願景,就很難認同這個國家。尤其在整體環境不利於個人的生存適應與發展,而政府卻不能告訴大家如何走出這困境時,人民就會一方面對政府產生各種不滿,另方面就會覺得唯有靠自己站出來才能解決問題。

何謂「負向願景」?就是「我們不要什麼」。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觀點投書-從課綱微調爭議-看台灣的願景-風傳媒-220000895.html

台灣長期在這種負向願景的指導下,人民不僅不能團結,還養成了負向思考的習慣。所以我們一直在爭的,其實是個人信貸「不該做什麼」而不是「該做什麼」。我對「藍綠惡鬥」的定義就是:雙方都想盡辦法不讓對方做出人民會叫好的政績,到最後大家同歸於盡。

「不統、不獨、不武」告訴人民的是什麼?就是我們什麼都不是,我們國家沒有清楚的定位與方向。「維持現狀」告訴人民的是什麼?就是我們要繼續忍受22K、高房價、投資持續萎縮、年輕人唸完大學最大的夢想是開個早餐店等等。

或者勇敢地追求統一(企業貸款衝向二壘)

套用到此次的課綱爭議,國民黨不敢勇敢地站出來用白話說:「我們主張統一,所以需要中國史觀」,民進黨也不敢勇敢地站出來用白話說:「我們主張台獨,所以非要台灣史觀不可」。雙方所說的都是「負向願景」。民進黨說「我們不是主張台獨,我們只是認為黑箱作業不好」;國民黨一被攻擊,就說「我們不是主張統一而改課綱,我們只是認為這種微調對學生沒什麼影響」。

所以我們需要的是「正向願景」,也就是「我們要什麼」

看過棒球賽的都知道,如果跑者繼續在一、二壘之間來回,最後的結果一定是被夾殺在一、二壘之間。我認為這就是台灣人民現在的感覺,而年輕人的焦慮及危機意識更深刻,老實說,像我這樣的四年級生是非常非常非常幸運的,因為我們出社會時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困境與焦慮。

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呢?我認為最重要的是,台灣人民要先有一個「正向願景」。我的主張是,在目前的國際形勢下,比較務實的正向願景是:「在對台灣人民最有利的情況下,走向終極統一」。而第一步可以做的,就是和大陸簽署和平協定。

不要把我打成獨派或統派,我是務實派!我的出發點是: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只有正向願景才能

愛因斯坦說:白痴就是一直用同樣的方法,卻想得到不同的結果債務協商

台灣已經原地踏步太久了

勇敢地追求獨立(衝回一壘)

觀點投書:從課綱微調爭議,看台灣的願景 – 風傳媒

負向的願景,就像一個主廚要辦一桌酒席,他把負責採買的人等叫來,告訴他們:「我們的客人有的不吃牛肉,有的不吃辣,還有些人不喜歡太油膩房屋貸款,這樣知道了嗎?你們趕快去市場買些食材回來吧。」結果就是,大家各憑自己的喜好,買了一堆東西回來,這酒席辦得出來嗎?

都比「維持現狀」好

我提出的國家願景或許不成熟,但我的選票只會投給能提出「正向願景」的候選人!

我認為就是這樣的危機意識,讓年輕人躁動不安。

相關報導
● 朱敬一專欄:課綱─是國家決定教育,還是教育決定國家?
● 電視上﹕…吳思華想辭職 教部外…發生嗆聲衝突
完整圖文網址: 觀點投書:從課綱微調爭議,看台灣的願景
新聞提供:風傳媒



那麼針對兩岸議題,我們需要的是什麼樣的正向願景呢?最明顯的兩個選項是要獨立,或者要統一。其他就是在獨立與統一之間的折衷選項。

6ADD9B31891EE756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低利?

m04kw2wmy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